斯堪地那維亞都市記遊.第十一天
Scandinavian trip. Day 11
スカンジナビアたび.十一日目

由於事忙,更新中斷了一段時間,期望今後能準時更新,至少在八月前完成中文的部分。
IMG_3973  

6月21日(六),天微陰且寒。早餐在朋友家吃,不知道是遠客到訪,還是原本就如此,丹麥的早餐超級豐盛。也有可能是因為是假日,晚起,故早午餐一併解決。而首先,不會缺少的,就是麵包和奶油。不同於臺灣的麵包有種不自然的香醇,丹麥的麵包剛咬下去時,味道的確頗奇怪,卻像是才剛從田裡收割的風味,且很紮實不偷工減料。接著,麵包上還能放上起司、草莓與果醬、野果、甚至鮭魚。

早上先去赫爾辛格(Helsingør)的克倫堡(Kronborg Slot)。赫爾辛格在哥本哈根的東北角,是個港口,對面便是瑞典的赫爾辛堡(Helsingborg),而克倫堡便是曾用於軍事防禦的建築,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認定的世界襲產。
IMG_3938  

海邊的風大,旗幟飄颺。
IMG_3949  

如今,這裡作為軍事要地的需求降低,而成為一座兼具運輸與漁業機能的港口。可見到不少漁船停靠,沿著海岸線則是海鮮餐廳林立,海邊亦不乏有人垂釣,而有更多的瑞典人自彼岸來此購物。
IMG_3959  

 

克倫堡的外觀。
IMG_3956IMG_3960IMG_3954IMG_3918IMG_3953  

作為軍事要塞,克倫堡擁有相當複雜的地下通道,可作為運輸物資、人員至防守前線,或提供城內貴族逃難,也曾作為監獄或墓地。地道供人參觀,晦暗的燈光搖曳,陰森的感覺遂生,若是躲藏於此伏擊其他觀光客,亦不失為一大樂趣。入口處有販售手電筒,不過在大家都有手機能當手電筒的年代,投幣式手電筒販賣機有點意義不明。燈光的用處,是能夠離開主要道路,到旁邊未附有照明設施的房間中探勘,裡面都有不少展示有待發現。話說,如此悲慘的照明,消防法規能過
IMG_3920IMG_3927IMG_3926  

這是丹麥傳說中某位不斷睡覺的國王(Holger Danske),據說他拯救了國家後便不斷的沉睡,等待有一日再度需要他時,才會甦醒。
IMG_3921  

克倫堡也曾為丹麥重要的財源。扼守著厄勒海峽(Øresund),凡是經過的船隻,都得畏懼其遠程砲火三分,不得不繳交一筆重稅。不過,這項劫掠似的政策業已廢除。克倫堡也曾為皇族居住的宮殿之一,亦不乏豪邁的廳堂展示。
IMG_3929IMG_3941IMG_3943  

 

下午去位在弗雷登斯堡(Fredensborg)的隼園(Falkonergården)。這裡有獵鷹的表演秀,不過下午三點才開始,所以先到一旁的森林散步。
IMG_3972  

也有見到傳統的丹麥房舍。
IMG_3969  

另外,這裡有不少的馬匹。似乎,在歐洲騎馬是相當普遍的。而在丹麥,可以購買半馬(half horse)以取得馬匹的使用權,而交予鄉下的馬廄飼養、照顧,並僅需定期支付小筆費用。

 

隼園的介紹主要是以丹麥語進行,視情況輔以英文。首先先在室內,先欣賞較小的隼,再升級為鷹。之後,才到室外,欣賞更大型的鵰。種名記不住,有待高手指點。
IMG_3991IMG_4001IMG_4014  

到戶外時,會告訴遊客,左手邊的位子能體驗獵鷹就在頭頂呼嘯俯衝的風壓,而會怕的人可到右手邊的位子欣賞這些羽翮的英姿。戶外的首隻獵鷹矇著眼罩登場,而第二張圖中,馴養員將肉綁在繩子一端旋轉,訓練獵鷹擊殺奔馳中的獵物。
IMG_4020IMG_4031IMG_4033  

接著,是本園體型最碩大的獵鷹,據說牠足以獨力撂倒一頭成鹿。
IMG_4038IMG_4039IMG_4041  

最後一隻,雖然體型小,卻是世界上最快的動物,據說俯衝時速可高達時速400多公里。不過,開始飄雨,就沒有拍太多照片了。表演過程中,這隻隼還曾一度飛走不回來,令剛講到如何不讓獵鷹逃回野外的馴養員稍稍尷尬一下。
IMG_4059  

 

入夜,在朋友的導覽下,體驗了哥本哈根的夜生活。根本哈根中心的街道,在夜晚雖然寒冷(大概10度左右),卻遠比白日熱鬧。

去了一個神奇的地方,叫作克里斯欽(Christiania)。這是一個實質上不受丹麥政府管制的區域,本來是由少數嬉皮進駐的廢倉庫,逐漸演變至今,與丹麥政府達成緊張的平衡,算是個惡名的旅遊景點。之所以與丹麥政府磨擦不斷,主要有兩點,一是稅金與土地等涉及國家統治權與無政府主義的衝突;第二,是此處盛行的大麻。而進入此處,是禁止奔跑與攝影的,除了到處都是的塗鴉,最多的就是禁止相機的警告與標語。

接著,去了某個酒吧。要找到沒有檢查身分證件的酒吧真是麻煩的事,走了不知道多少條名不見經傳的巷子,看來17歲是有好有壞...總之,個人覺得啤酒、紅酒非常難喝,但龍舌蘭等級的烈酒(更高等級的就再說吧,才第一次喝酒就跳級有點不大好吧,笑)就頗喜歡的。前者像是身體有個傷口,一針一針的慢慢縫補它,真是折磨;後者像是傷口上有條拉鍊,直接一口氣拉上,爽。

或許對酒精實在很沒有抵抗力(畢竟首次嘗試),雖然意識清醒,大腦仍能運算數學或組織語句,小腦卻似乎是被癱瘓了,已經很悲慘的平衡感又大幅跌落。連走條直線都辦不到,而清楚意識到此的我,卻不具備任何修正能力。

雖然弄到晚上一點多,公車與區間火車仍然在運作著,不要說是回家沒有困難,才剛要在星期六晚上出門狂歡的大有人在。

酒精催化下,一倒到床上就睡著了。洗澡什麼的,明天吧...好像能夠理解為什麼西方人都是早上才洗澡了(笑)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梓鼯 的頭像
梓鼯

鼯棲朽梓

梓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